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巨思小说网 > 都市现言 > 雄兔眼迷离 > 袍笏(二十七)

雄兔眼迷离 袍笏(二十七)

作者:嗑南瓜子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1-01-21 00:22:17 来源:幻月

龟缩着的人群陆续从地上爬起来,恭着身子退往两侧。皇帝问的也是巧妙,看人斗着实其乐无穷。

谢瑜自问该说的都说了个遍,再参合有欲盖弥彰之嫌。沈元汌想以他的身份再吐诘问之词也是有逾越之处,黄靖愢更是乐得沉默,他双方的面子都给了,既然皇帝亲自下场打嘴仗,旁的人瞧着便是。

雨谏弯着腰道:“皇上,小人不敢,军情之事,小人岂敢越俎代庖。小人一介裨将,只是替将军快马往京中谢旨。请皇上念霍家过往,宽限将军几日,若十日内无战,将军必然自缚其手,上京戴罪。”

“十日内无战,霍云旸这般信誓旦旦,他莫不是胡人肚子里蛔虫不成,诸位大臣怎么看啊。”

“陛下,霍将军身在边关,既然如此说,必定是有他的理由。臣以为,可再等三日,看是否有军情急报进京,若有....”

“若有,谢大人要如何“沈元汌一拱手,厉声打断谢瑜讲话。又转向魏塱道:“陛下,胡人粗野,未习得孔孟之教化,不知天时与地利也。何日南下,何日劫掠,全凭兽心恶欲。”

他环视一众大臣,停顿半晌才道:“诸位大人不乏家世渊源,博览群书者,尽可想想,自古以来,可有能断言胡人何日起兵者。”

周遭议论纷纷,皆是轻微摇头,沈元汌大获鼓舞,走了几步,近到雨谏身侧,指着人道:“霍云旸自作聪明,却不知狐狸尾巴是藏不住的。说什么十日之内,分明霍家与胡人勾结是真。如今东窗事发,便天良丧尽,佯装起战,如若不然,他何以断言十日之内,胡人定会起兵”

“这..沈大人言之有理,莫不是......”声音太过轻微,都没能分辨出是谁在讲话。

雨谏抬了头,看向沈元汌,他认得此人。临回京,霍云旸特意交代了京中各方势力,沈家作为魏塱嫡系,又是乌州一线的守将,自然是重中之重。

可在沈元汌脸上来回瞧了几眼,雨谏却轻声道:“不知您是哪位大人”说罢他转向魏塱再次叩首,祈求道:“皇上,这位大人怕是有所不知。”

“今年开春以来,胡人频频异动,将军日夜忧思,唯恐梁损一尘一土。数月以前,平城就已恢复了先帝在时的巡防制度,每日两人一队,十队为阵,分别往北城门外纵横五十里巡防。此事将军必有上奏,朝中该有文书记录在册,皇上若不信,尽可当场派人调取。”

鲁文安恢复了巡防一事,对于霍云旸其实无关紧要,原不值得他特意上报。但对于霍悭而言,自认是个天大的功劳。眼见的每天城门一开,二十来人骑着高头大马等他一声令下,呼啦往原子上散成几缕烟,快意里头夹杂着新鲜感,岂能不大书特书,哪怕在霍家主事的面前刷刷存在感也是好的。

平城少有正式文书递过来,如若不然,霍云旸没准还懒得花心思看。恰好这么看了一眼,想想霍家和胡人走的近,丢点东西上去表表忠心也好,于是那文书一字未改又传到了京中,只是上头加盖了霍云旸的官印。

算得歪打正着,魏塱是记得有这么封折子,理由与霍云旸如出一辙。宁城那边来的文书多是问安折和一些文官例行上报兵马数据,少有这样待批阅的请命文书,他当时格外多瞅了两眼。

只是平城离京十万八千里,人又是往胡地巡防,非说是霍家想与胡人来往更方便些,也犯不着多此一举。就算是,也无可奈何,且无关紧要。魏塱事后并没放在心上,随手批了,就搁在一旁,不料今日又被人给翻出来。

但他确实记得有这样一封文书,抵赖自是毫无意义,凡是皇帝过目的东西,就是哪个后宫嫔妃写了首表达爱意的词曲歌赋,都有专人记录了存到库里去。真要去找,是铁定能找出来。此时不承认,反显得他这个皇帝对政事不上心。

魏塱装作沉思了一阵,道:“朕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当时还夸过云旸此举甚好。梁自建立平安二城以来,就立了巡防的祖制。为着薛宋一事,荒废可惜了。难得云旸不惧人言可畏,重新提起。”

“皇上圣明”!雨谏五体投地,声音哽咽,激动道:“有此天子,是我大梁之福,百姓之福”,他压抑住悲愤情绪,抬起头继续道:“正因有了巡防事宜,将军方知,胡人不日就要南下。”

雨谏转向沈元汌,道:“这位大人所言不差,胡人究竟何日南下,圣人亦不得知。霍将军岂能妄断,可近来鲜卑集结兵马,离我疆土与日俱进。小人驱马返京时,兵马已在平城五十里外。”

“将军本在城内点兵布阵,欲阻胡人南下,不料京中圣旨百里加急。为人臣子,不敢不忠,然身为将领,亦不敢有失。将军非断言十日内定有胡人南下,而是请陛下再与他十日,待部署完毕,能保大梁江山无虞,他身死何妨”

“你巧言令色....你....”,沈元汌一时竟找不出什么话头来反驳雨谏,只气的脸色铁青,指着雨谏不放。

“沈大人切莫有**份”,谢瑜不痛不痒的劝了一句。

“谢瑜,你别以为陛下瞧不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与霍准狼狈为奸”。沈元汌调转身子,指着众人道:“尔等食君俸禄,不能为君分忧,就由着匹夫竖子在这里颠倒黑白。”

“什么胡人南下,什么部署宁城,全是一派胡言。分明霍贼与胡狗勾结,置我大梁江山百姓于虎口狼窝”。他指着黄靖愢道:“黄大人,你家数代勋贵,今担吏部重则,若任由霍贼为非作歹,难怪黄老爷子迟迟不肯断气,他有何颜面去见历代先帝。”

又指着一人道:“范大人,你为刑部主事,全权协助陛下查实霍贼一案,前日又有户部度支承认霍家往宁城一线的粮草数额有假,常侍李大人拼死带回的书信,你也瞧过。人证物证俱全,为何不敢出来拆穿霍家豺狼奸计”

沈元汌转身对着龙椅跪倒在地,摘了头上乌纱放在膝盖前,后叩首道:“陛下!臣,沈元汌奏请,即刻发令,捉拿霍云旸回京问审。如若抗旨,就地格杀。”

“晚一日,则梁危十分。晚十日,则梁百年尽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